当前位置: 首页 > >

美国梦的幻灭_盖茨比形象的历史与文化解读_图文

发布时间:

2002 年 11 月 第 23 卷 第 6 期

外语教学 Fo reign L anguage Educa tion

N ov. 2002 V o l. 23 N o. 6

美国梦的幻灭: 盖茨比形象的历史与文化解读

杜永新
(西安外国语学院 英文学院 陕西 西安 710061)

摘 要: 本文通过对美国历史与文化的分析, 探讨了盖茨比无法逆转的毁灭命运的原由, 揭示了理 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及其冲突导致梦想的幻灭的必然性。文章认为, 小说作者在盖茨比身上所赋予 的典型的美国本土特征, 使盖茨比的个人失败隐喻了美国民族的困惑与失败, 从而对美国梦的虚幻 本质及其不可企及性做了辛辣的讥讽。 关键词: 美国梦; 精神与物质; 理想与现实; 幻灭 中图分类号: I10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025544 (2002) 0620070206 Abstract: W ith the ana lysis from h isto rica l and cu ltu ra l p ersp ectives the p ap er discu sses m a jo r rea2 son s fo r the inevitab le doom ed fa te of Ga tsby - the p ro tagon ist in the Am erican novel T he G rea t Ga tsby. T he discu ssion revea ls the discrep ancy betw een idea ls and rea lity and the sub sequen t, un2 avo idab le destruction of the Am erican dream. T he p ap er ho lds tha t the p resen ta tion of Ga tsby a s un ique to Am erica sign ifies tha t Ga tsby’s p ersona l dilemm a and fa ilu re a re the dilemm a and fa ilu re of the Am erican na tion, thu s sa tirizing, in a sca th ing m anner, the illu so ry na tu re of the Am erican dream and the im po ssib ility of a tta in ing it. Key words: Am erican dream ; sp irit and m a teria l; idea ls and rea lity; disillu sionm en t

  如果说“神话暗示了虚妄的幻想”, 那么梦想便 昭示着没有实现的理想, 它表达了一种决心与信念。

社会的思考, 其成功之处在于: 以语言为突破口, 开 辟了人认识自己和认识社会的新角度, 并以此打破 人们传统的和常规的思维*惯, 激发读者通过对语 言的审视来进行对社会和文化的反思。 面对当代西 方文化乃至全球文化逐渐走向商业化和技术化、使 得文学艺术也趋于*庸化的态势, 这部具有本体意 义的戏剧作品, 无论是在表现主题的思想深度还是 在艺术表现力方面, 都充分说明了汉特克艺术创新 的独到之处和在当代德语文坛上的显赫地位。
参考文献
[ 1 ] H andke, Peter: Kasp ar [M ]. Suh rkam p V erlag, F rank2 fu rt am M ain, 1967.
[ 2 ] D ers. : Pub likum sbesch im p fung [M ]. Suh rkam p V er2 lag, F rankfu rt am M ain, 1966.
[ 3 ] Schm id t2D eng ler, W endelin: B ruch lin ien. V o rlesungen
·70·

zu r¨o sterreich ischen L iteratu r 1945 b is 1990[M ]. R esi2 denz V erlag, Salzbu rg und W ien 1995, S. 1982204, 2542259. [ 4 ] Sergo ris, Gun ther: D as Ich endet, w o d ie Sp rache be2 g inn t. Zum Sp rachfetisch ism u s in Peter H andkes “Kasp ar ”[A ]. In: H eidy M. M üller J aak de V o s (H g. ) : A po rie und Eup ho rie der Sp rache[C ]. L euven (Peeters) 1989, S. 1952213. [ 5 ] 章国锋. 天堂的大门已经关闭—— 彼得·汉德克及其 创作[J ]. 世界文学, 1992 (3) : 2892303. 作者简介: 聂军 (1958—) , 男, 河南博爱人, 教授, 日
耳曼语言文学博士。研究方向为德国古典 文学, 奥地利当代文学。
收稿日期 2002203218 责任编校 秦 岭

美国的移民始祖就是这样怀揣着一个个的梦想漂洋 过海来到北美, 凭借着自身的智慧与毅力, 在短暂的 时间内取得了令世人瞠目的成就。 于是乎由哥伦布 发现的这片“新世界上……清新碧绿的地方”, 在历 代北美移民的辛勤耕耘下, 变成了一个神奇而又令 人向往的地方, 一个梦想可以成真的地方, 一片“人 间天堂”的栖息地。 美国变成了一个神话, 一个孕育 成功与实现梦想的地方。
与那些古老的神话不同, 美国神话有其诱人的 现实意义。这个神话用美国民族自身的成长历程, 昭 示了这样的一种信念: 重新开始便孕育着成功, 就像 北美殖民地与其宗主国决裂所隐喻的新开端一样; 努力劳作就会有收获, 就像美国建国后一跃便跻身 于世界先进行列的战绩一样。 这种信念不仅吸引着 一批又一批的新移民涌向那片清新碧绿的圆梦之 乡, 同时也鼓舞着一代又一代的美国人去实现自己 心中的梦想。这种梦想被学者们称之为“美国梦”, 它 使得美国现代神话得以延续, 并构筑了美国精神与 美国文化的基础。
当历史在不同时代的学者手下书写时, 它被赋 予了不同的社会内涵与时代特征。 历史学家所处的 不同社会环境与其个人经历的差异、对历史事件不 同的审视角度以及对历史资料的不同取舍, 都会对 他们手中书写的历史产生极其重要的影响。 在一定 程度上, 一个民族的形象与文化就是在这样一种丰 富多彩与复杂错综的历史文本中变化着、成长着、丰 富着。“美国梦”这样一个特定的美国文化产物也不 例外地被不同时代的美国人赋予了新的内涵, 这种 内涵的每一次丰富, 都不外乎去增强人们的对实现 任何一种“美国梦”的信念, 传递着对未来的希望与 对生活无限的憧憬。
历史上出于宗教原因移民北美的欧洲人以英国 清教徒为主, 他们主要定居在今日美国的新英格兰。 许多学者认为新英格兰的宗教精神是美国精神的发 源地, 新英格兰文化是美国文化的摇篮。 因此, 美国 移民始祖到美洲来的主要追求不是经济利益, 而是 人生价值。 如果在当时就有美国梦这样的一个称谓 的话, 新英格兰定居者们心中的美国梦应该说是纯 精神的。比如, 17 世纪初 J ·温斯罗普的“山巅之城” 只是想为欧洲的清教徒及其基督教世界树立一个精 神榜样。
1640 年英国革命发生后, 殖民地需要的工业品 无法从欧洲购买, 而自己又没有能力生产。这种情况

使早期的移民们开始关注经济问题。 面对殖民地的 现实, 清教徒们采取了实用主义的态度, 将精神领域 的宗教信仰与世俗经济生活和物质问题有机地结合 在了一起: 既然每个人及其社会地位都是上帝赋予 的, 因此不论穷人还是富人, 都应该兢兢业业地在本 职工作中劳作, 于是也就表现出了对上帝的虔诚。也 就是说, 人们努力工作的原因与动机不是为了获得 财富, 而是虔信上帝的结果。 正是在这种改变了的、 具有美国本土特征的清教主义精神鼓舞下, 殖民地 许多人, 逐渐地从追求虚幻的精神收获转向丰厚的 物质利益, 逐渐地淡漠了虔敬而亲*了财富。人们追 求的不再是虚无飘渺的来世, 而是活生生的现实; 信 奉的不再是精神和道德的万能, 而是经济和物质的 不可或缺。 如果说当时的北美移民在一种无意识之 中转变着自己的观念, 那么, 本杰明·富兰克林便是 将这一转变了的观念带进美国文化意识中并使之广 为传播的人。
富兰克林被认为是美国“最博学的人”, 他的讲 述个人成长经历的作品《自传》在美国可谓是一本被 推崇备至、家喻户晓, 且影响力旷日持久的书。 那么 在这本记载了许多生活琐事的书中, 富兰克林要告 诉美国人什么呢? 英国小说家 D. H. 劳伦斯在他的 《美国经典文学研究》中, 辛辣的讥讽说, 富兰克林的 《自传》通篇表达了一种恐惧, 一种对专制强权的恐 惧, 因为专制剥夺人的自由, 而富兰克林给出的战胜 这种恐惧的办法是财富。也就是说, 富兰克林在书中 要告诉大家的是: 一个人只有拥有一定数量的财富, 才有可能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才有可能成为一 个真正自由的人。 富兰克林格言似的教导在今天依 然有其深刻的寓意及合理性, 但问题是, 富兰克林在 书中只是一遍遍地从自己过去的生活经历中寻找例 证, 证明财富在保证自由的问题上是多么的重要, 然 而他却忽略了另一个问题: 在拥有了财富及保障了 自由之后, 接下来还应该追求什么? 于是, 追求财富 变成了一种人生的终极目标。 以财富与自由为人生 绝对目标的富兰克林式的美国梦, 事实上是一种建 立在纯物质基础上的自立与自由, 从而摒弃了人生 所有的精神与道德追求以及自由概念中的积极意 义。随着《自传》被一代代的美国人广为传阅, 财富万 能的思想便随之根植在了美国文化理念之中, 成为 鼓舞千百万美国人奋进向前的动力。
事隔半个世纪之后, 另一位美国最有影响的思 想家 R. W. 爱默生对富兰克林式的美国梦提出了
·71·

挑战。与富兰克林一样, 爱默生也将自由设定为人生 的奋斗目标, 但是他却从探究这种自由的本质与目 的以及它对人生的影响入手, 倡导了一个与富兰克 林式的美国梦完全相反的爱默生式的美国梦, 这是 一个关注道德与精神成长的梦想, 它的目标是无止 境的, 人们道德与精神的完*涝洞τ谝恢侄 的成长过程之中。 这种萦绕着美国清教主义精神追 求回声的爱默生式的美国梦, 不仅激荡与丰富着美 国人的人生价值观念, 同时也让人们触摸到了这个 民族所具有的浪漫主义与理想主义的传统。
脱胎于北美殖民地现实的富兰克林式梦想与具 有理想与浪漫传统的爱默生式梦想, 分属人们在物 质领域与精神领域的两种渴望, 它们的发展贯穿美 国历史发展的始终, 两种渴望既相互冲突又相互交 融与补充, 最终演变成了人们难以抑制的两种渴望: 对未知领域的无限憧憬与对财富诱惑力的无限屈 服。 可以说对精神世界的追求与对现实世界物质的 渴望, 伴随了美国文化成长的全过程。 正因为如此, 每当美国的艺术家们要表述美国的经历时, 总要面 对这样一个令人棘手问题: 在美国人的人生价值体 系中, 那条看不见的精神与物质之间的分界线在哪 里?
当人类历史步入 20 世纪时, 美国社会正处在一 个源于工业革命的巨大财富与源于一次世界大战的 幻灭感的夹缝中, 这种理想破灭与财富高速积累之 间的落差, 使许多美国人感到了自己原有的人生价 值体系的危机: 涵盖了精神与物质两方面内容的美 国式梦想的理念真的幻灭了吗? 这种危机感引起了 众多美国学者与艺术家的关注, 并促使他们开始了 对这个问题的严肃探讨。 由菲茨杰拉德创作并发表 于 1925 年的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便是这样的作 品之一, 它被认为是一部寓意深刻、揭示美国梦虚幻 本质的小说, 作者用小说主人公盖茨比的一生来演 绎理想与现实, 即精神与物质这两种难以界定的渴 望在现实生活中的冲突, 并最终将盖茨比在这种冲 突中的毁灭与美国历史联系在了一起, 从而隐喻了 美国民族的悲剧, 并对美国梦的不可企及性进行了 辛辣的讥讽。
从整个作品看, 盖茨比与黛茜之间的爱情故事 并不是小说的中心话题, 作者只是借助于这样的一 种人物关系, 来充分展示现实与憧憬之间的距离。黛 茜在故事中实际上是存在于两个层面上: 一个是现 实生活中真实的黛茜, 一个是盖茨比臆想中的黛茜。
·72·

现实中的黛茜漂亮而富有, 但内心却空虚冷漠, 是寄 生于美国上流社会空虚无聊的女性的代表, 她生活 在承袭下来的庞大物质财富之中, 无所事事, 虚伪自 私。小说的第一章, 作者在表现上流社会典雅而富足 的物质享受的同时, 便展示了黛茜的空虚:
   黛茜皱起眉头说:“哟, 何必点亮蜡烛呢? ……再过半个月就是一年中最长的一天了…… 你们也总盼着那一天, 可到时候又让时光白白 浪费掉了, 对吧? 我就是这样, 盼呀盼的, 可到时 候又错过了。”
“我 们 应 当 做 些 什 么 好 呢? ”贝 克 小 姐 打 了 一个哈欠, 仿佛要上床睡觉似的, 懒洋洋地在桌 旁坐了下来。
“对呀, ”黛茜说。“我们到底做什么好呢?” 她又无可奈何地转过头来问我:“别人都是怎样 渡过这一天的? ” 还有在小说的第七章, 也就是他们一同出发去 纽约的那个炎热的下午, 在布坎南家的客厅里:   “我 们 下 午 做 什 么 好 呢? ”黛 茜 大 声 地 说, “还有明天, 还有今后的三十年?” 这些物质财富继承者的空虚折射出物质的富足所造 成的精神的贫瘠: 他们从小生活在一种由物质构建 起的安全世界中, *惯于拥有, 从而变得不再渴望; 他们从小缺少常人应有的焦虑和幻想, 也从没品尝 过沮丧或者成功的滋味, 因而他们是一群麻木而又 冷漠的人。 当黛茜从汤姆口中得知盖茨比的财富来 自于一些不法营生时,“她打消了一切她曾经有过的 任何意图, 丧失了她身上的一切勇气”, 只想尽快地 结束这场被汤姆称之为“无聊的调情”的游戏, 把她 与盖茨比过去的一切都抛到了脑后。盖茨比死后, 黛 茜的所作所为更让人感到了她的冷漠:   汤姆和黛茜……他们在毁掉东西和毁掉别 人的生命之后便安然地退缩回去, 重新回到金 钱堆里, 过起无忧无虑的生活, 反正只要有什么 东西能够把他们的兴趣吸引在一起就行。 而他 们毁坏的一切却要留给别人去清理…… 这个层面上的黛茜是现实中真实的黛茜, 是一个连 声音都充满金钱的美丽躯壳。 另一层面上的黛茜对 盖茨比来说, 已不仅仅是一个难以忘怀的恋人, 她还 是盖茨比梦想的一个载体。 小说中盖茨比与黛茜之 间的初恋发生在五年以前, 当盖茨比从欧洲战场归 来时, 发现黛茜已经嫁给了一个非同一般的阔少。他 无法忘怀自己的恋人, 因此决心要重新赢得黛茜。五

年来盖茨比心中的那个黛茜已被他日夜思念的渴望 包裹上了一层理想与浪漫的光环, 她与现实中的黛 茜已完全两样了。
   差不多五年了! 即使那天下午他也肯定有 时候觉得黛茜并不像他幻想的那么美—— 这并 不是黛茜的过错, 而是他的幻想力大的惊人, 超 越了黛茜, 超越了一切。他怀着创作的激情进入 遐想, 还不断地加以点缀和渲染, 用每一根飘来 的绚丽羽毛来装饰自己的美梦。 在这种幻想的激励下, 盖茨比要重新赢得黛茜的决 心与动机, 与其说源于对黛茜的不能忘怀, 不如说来 自于他想要实现梦想的心灵召唤以及对美好未来的 强烈渴望。 海峡对岸黛茜家码头上的那盏彻夜不息 的绿灯, 成了他心中梦想的象征。小说第一章的结尾 处, 盖茨比便和那盏绿灯一起第一次走入人们的视 线:    (盖茨比) 奇怪地朝那黑黝黝的海面伸出 双臂。 虽然我离他很远, 但是, 我敢发誓说他的 身子在发抖。于是, 我也情不自禁地向大海望去 —— 暮色苍茫中惟见一点绿色的灯光在遥远的 码头那边闪烁着。 盖茨比向着绿灯伸出的双臂以及他发抖的身躯, 让 人们感受到了他内心强烈的渴望。在小说的第五章, 当盖茨比历尽艰辛, 终于见到黛茜时, 那盏绿灯在盖 茨比心中的的意义便释然了:   “要不是海上有雾, 我们就能望见海峡对岸 你家的房子, ”盖茨比说。“你家码头的尽头有 一盏绿灯, 那灯光总是彻夜不息。”   黛茜冷不防伸出手臂挽起他的胳膊, 但盖 茨比却好像仍然沉浸在他刚才说的那句话中。 他很可能想到那盏灯光如今已失去了它原来的 重要意义。过去他和黛茜相隔那么遥远, 相比 之下, 那盏绿灯就显得离她格外*, 就像月亮旁 边的一颗小星星紧贴在黛茜的身旁。 今宵码头 上的绿灯又亮了, 然而有了黛茜, 它却渐渐失 去了它往日那种令人神往的魅力。 这段情缘的错位就在于盖茨比所要追求的已远远超 出了黛茜个人的范畴, 盖茨比似乎只被自己梦想中 绚丽无比的未来所吸引, 完全忽略了自己身处的现 实, 将梦想寄托在了一个漂亮但却空虚的富家小姐 身上并盲目地陶醉其中。另一方面, 黛茜也从没有意 识到盖茨比身上所具备的那种常人所没有的“对未 来充满希望的天赋, 一种富有浪漫色彩的机敏”, 一

种完美的理想主义者的激情, 盖茨比对黛茜来说, 只 不过是一个对她迷恋依旧的昔日情人而已。 如果说 盖茨比在对黛茜的认识上出现错位, 是由于盖茨比 本人过于浪漫与理想从而导致自己梦想失败的话, 那么盖茨比与布坎南之间的竞争则表现出崇尚精神 的理想主义与崇尚物质的现实主义之间的较量。
汤姆·布坎南在小说中是一个最令人无法忍受 的角色, 在他身上体现了那个时代美国主流社会的 世俗风貌, 是一个地道的富兰克林式梦想的产物。如 果说在盖茨比身上折射出了一种精神力量, 那么汤 姆身上所体现的便是现实世界中物质财富对精神的 一种摧毁力。 他们俩之间的竞争, 实际上隐喻了“美 国梦”中所包含的精神与物质因素的较量。在汤姆家 的首次晚宴上, 菲茨杰拉德便将一个傲慢、冷酷、目 空一切的汤姆呈现在了读者的眼前, 他代表一个“能 够摧毁一切的躯体, 一个庞大残忍的躯体”, 这种力 量来自于他庞大无比的物质财富。与汤姆相反, 盖茨 比出身贫寒、彬彬有礼,“假如一个人的品格是由一 连串美好的举止行为组成的话, 那么盖茨比的身上 倒不乏 (这种) 风采, 他对于人生的前景具有高度的 敏感”, 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立志要通过自身的努力, 改变自身的命运。 盖茨比身上所体现的力量让读者 感受到了那颂扬自由、开拓向前的进取精神和理想 主义的召唤。
菲茨杰拉德赋予盖茨比一系列美好的品质: 他 对黛茜的那种令人陶醉的纯真情感; 他在舞会上那 “似乎是对着整个外部世界的微笑”; 他在那个对他 充满怀疑与诋毁的家庭舞会上,“掩饰着内心永不熄 灭的遐想, 向客人挥手告别”时的孤独身影; 他那种 即使在意识到“原来现实中的一切并不真实, 那磐石 般的世界也不过是固定在仙女翅膀上的一个坚实的 物体”后, 却仍然义无反顾地保持自己信念的精神; 他对那盏绿灯的信任, 那种“把希望寄托在一年年离 自己渐渐远去的美好的未来”的执著。盖茨比身上所 具备的这一切, 让人们看到了一个理想的人格, 这些 品质理应能够保证使他的梦想成真。 但是这场较量 的结果却是盖茨比的彻底毁灭。从故事情节上看, 汤 姆是盖茨比死亡的间接原因, 但却是一个关键原因, 作者在这里隐喻了在美国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中, 当盖茨比所代表的精神追求与执著与汤姆所代表的 巨大的物质财富相抗衡时, 盖茨比的力量显得那样 的苍白与无力。 盖茨比的死亡意味着美国这个到处 充斥着布坎南式人物的新世界,“虽然一切都是物质
·73·

的, 然而却是虚无飘渺的”,“就好像固定在仙女翅膀 上的一件物体”, 失去了前进的方向与动力, 变得堕 落与难以忍受了。
小说中盖茨比家的通宵舞会便影射了这种弥漫 着物欲的美国社会, 熟悉那个时代的人们会在盖茨 比家的舞会上捕捉到那种已经久远了的纸醉金迷、 醉生梦死的颓废气息, 但更值得我们关注的是那种 存在于舞会举办者与舞会参加者之间的距离。 由于 黛茜经常光顾这种有钱人出没的地方, 因此盖茨比 盼望着黛茜有一天能够出乎意料的闲逛到他的舞会 上来, 好使他们的前缘得以再续。盖茨比就这样连续 不断地举办着舞会, 掩饰着内心不曾熄灭的遐想, 送 走了一批又一批他根本不认识的客人。 他似乎并不 在乎来的都是什么人, 舞会对盖茨比来说是一种用 来追梦的工具。 那些不请自来的人, 从故事情节上 看, 是为了那些不用花钱就能享受的汽艇、私人浴场 以及舞会上永远也喝不完的鸡尾酒, 但从另一方面 看, 这些人来的目的还在于他们可以在这种奢华的 舞会上, 找到那种崇尚财富的满足感, 在物质享受的 包围中, 体验自我价值实现的感觉。 从这个意义上 讲, 盖茨比与他舞会上的客人一样, 都在借助这个舞 会去实现自己心中的梦想, 但不同的是, 激励他们梦 想的动力迥异, 一个来自于对未来无限美好的遐想, 另一个来自于对财富拥有的渴望。 但无论动力来自 于何方, 盖茨比与他的客人都需要有这样的一个舞 会, 因此这个舞会还影射了盖茨比赖以生存的社会 环境。但舞会后, 这些飞蛾一般络绎不绝的宾客对盖 茨比家花园的破坏却揭示了这种萎靡的社会环境对 自然与美好事物的摧毁力。舞会上, 盖茨比那站在静 谧的地方寻找自己期待身影的形象, 舞会结束时, 那 站在高高的台阶上, 向人们挥手告别孤独的身影, 以 及那由于看不到黛茜的出现而显露在脸上的忧郁表 情, 都使盖茨比与舞会中的其他人形成了强烈的对 比, 并将他形影孤单地凸现于芸芸众生之上。
盖茨比与黛茜之间在认识上的错位, 叙述了憧 憬与现实之间的距离; 盖茨比与汤姆之间的较量, 表 达了物质财富的强大与精神追求的脆弱; 盖茨比与 舞会来宾之间的差异, 影射了由物质充斥的美国社 会的堕落及精神力量的渺小。 所有这一切的矛盾与 冲突无不让人意识到理想主义在遭遇现实时的脆 弱, 以及精神追求在一个只注重物质拥有与物质享 受的社会里注定走向毁灭的命运。 如果从故事产生 的年代以及所反映的生活来看, 盖茨比在这场理想
·74·

与现实的较量中的毁灭, 只不过是他个人梦想破灭 的悲剧, 是那个爵士时代中一曲爱情与金钱浪漫史 的悲歌。 但在这个如此简单与毫无新意的爱情故事 中, 菲茨杰拉德却表现出了一位杰出小说家所具备 的对生活的敏锐洞察力及创作力, 将困惑美利坚民 族的矛盾附着于主人公盖茨比的身上, 揭示了美国 梦的虚幻魅力, 并将盖茨比的最终毁灭隐喻成了整 个美国民族的悲剧, 使得这个故事成为了那个时代 的一个传奇。
对于盖茨比这个人物, 小说的作者赋予了他典 型的美国本土特征: 盖茨比来自美国中西部, 出身贫 寒, 但志向远大, 立志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摆脱经济 的贫困。在展现盖茨比的这些特征时, 作者采用了一 种渐进缓慢的倒叙方法, 直到小说的最后一章, 当盖 茨比的父亲出现时, 一个较为完整的盖茨比的过去 才跃然纸上。菲茨杰拉德的这种处理方法, 一方面增 强了盖茨比这个人物的神秘感, 另一方面, 这种神秘 感的本身便寓意了美国民族的过去, 从而将盖茨比 毁灭的悲剧意义与这个民族联系在了一起。
美国民族将自己的开端始于哥伦布。20 世纪 80 年代以前, 哥伦布在美国主流社会中的历史地位是 有目共睹的: 哥伦布是美国“天命论”不可或缺的一 个组成部分, 是美国事业得以前进的命中注定的开 拓者。这种天命论的背后昭示的是神秘, 正是这种神 秘不可言传的力量才使得美国的事业得以开始。 它 的意义在于, 它让美国人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属于本 民族的开端, 一个自我创造的起点, 同时它还将一种 “重新开始”的理念植入到美国文化当中。 盖茨比便 是这种文化的一个产物。
  杰姆斯·盖兹—— 这才是他的真名, 至少 他在法律上要承认这个姓名。这是他在十七岁 那年看到了自己远大前程的时候改的。 他的父 母是庸庸碌碌的庄稼人—— 而他却想入非非, 从来就不肯承认自己会是他们的儿子。 事实上 这位居住在长岛附*西卵镇上的杰伊·盖兹比 是根据他自己头脑中柏拉图概念创造出来的人 物。 他是上帝之子, 他要为天父的事业而献身, 把一生贡献给那博大而庸俗, 空虚而又壮丽的 事业。 盖茨比名称更改的意义在于, 它表现了盖茨比的自 我创造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 盖茨比将自己从一个 不谙世事的农家孩子变成了一个前途光明, 充满浪 漫理想的人。 盖茨比的这一行动在一定程度上隐喻

了美国历史, 使人联想到了北美殖民地突然有一天 割断了自己与欧洲的联系, 宣告美国成立的历史。
在故事的结尾, 当尼克来到盖茨比那空空如也 的别墅时, 在朦胧的月色中, 尼克眼中的西卵镇仿佛 变成了哥伦布时代的那些荷兰水手眼中的清新碧绿 的新世界:
  在那昙花一现的神奇时刻里, 人类可能屏 住气息仰望着这块新大陆, 情不自禁陷入了美 的想像之中, 尽管他们不希望也不理解自己竟 会如此倾倒和神往。然而, 这可是他们最后一次 面对面地观赏着那足以使他们感到惊奇的大自 然的景象啊! 作者通过人类的这个最后的梦想将哥伦布与盖茨比 联系了起来, 仿佛在说,“盖茨比站在自家的窗前初 次隔海眺望, 发现黛茜码头上那盏绿色灯光时的惊 喜心情”, 丝毫不亚于那些荷兰水手们看到美洲时的 惊喜心情; 盖茨比相信那盏绿灯, 就像美国的始祖们 相信哥伦布发现的新大陆一样。 最后出场的盖茨比的父亲, 完成了盖茨比这个 人物历史寓意的最后一个作用。 盖茨比与父亲之间 在对人生的看法上的差异, 让人们感到了一种无奈 与凄凉的悲哀。盖茨比的父亲在与尼克交谈时, 这样 看待自己的儿子:    “他是个有前途的人, 您知道。 他虽说年 轻, 可脑袋瓜特别灵。”他说着郑*涫碌赜檬 碰了碰脑袋, 我只得点点头。
“如果他不死, 准能成个大人物, 像詹姆斯 ·希尔那样的人。 他会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 詹姆斯·希尔是美国的铁路大王, 是美国历史上富 兰克林式梦想成功的代表人物。 盖茨比的父亲来自 美国西部的农村, 是美国社会中不同于布坎南式的 小人物的代表, 但他与布坎南一样, 对成功的衡量标 准仍然是建立在财富拥有的多少之上。 对盖茨比的 父亲来说, 成功的人生就意味着财富, 在他的期望值 中, 盖茨比应该成为另一个布坎南。这便是盖茨比个 人悲剧的另一层含义: 这个曾经清新碧绿的新世界, 已经被一种无法抑制的物质欲望包围其中, 而它曾 经有过的理想与精神追求, 就如同盖茨比一样, 在无 人理解的孤独中, 被由布坎南们组成的世界冷漠无 情地吞噬了。 菲茨杰拉德用其精湛的艺术手法, 将《了不起的 盖茨比》中所有的人物均赋予了一种普遍的代表意 义, 因而他成功地使人们意识到盖茨比的失败并不

仅仅是他个人的失败, 而是美国文化所昭示的人生 目标及其价值观念的失败。 尽管这些目标及价值观 不容置疑地令人鼓舞, 但在一个充斥着布坎南与黛 茜的世界中, 它们却显得无法企及, 并且不堪一击。
参考文献
[ 1 ] A llen, F rederick L ew is. O n ly Y esterd ay [M ]. N ew Yo rk: H arp er & B ro thers, Pub lishers, 1956.
[ 2 ] Bern stein, Pau l. A m erican W ork V a lues: T heir O rig in and D evelopm en t[M ]. N ew Yo rk: State U n iversity of N ew Yo rk P ress, 1997.
[ 3 ] B loom , H aro ld, ed. M od ern C ritica l V iew s: F. S cott F itz g era ld [M ]. N ew Yo rk: Chelsea Hou se Pub lish2 ers, 1985.
[ 4 ] B rucco li, J M atthew , ed. N ew E ssay s on T he G rea t Ga tsby [M ]. Cam b ridge: Cam b ridge U n iversity P ress, 1985.
[ 5 ] Cam p bell, N eil and Kean, A lasdair, ed s. A m erican Cu ltu ra l S tud ies[M ]. L ondon: Rou tldge, 1997.
[ 6 ] Cater, Pau l A. T he Tw en ties in A m erica [M ]. A rling2 ton H eigh ts: H arlan D avid son, Inc. , 1975.
[ 7 ] C laridge, H en ry, ed. F. S cott F itz g era ld: C ritica l A s2 sessm en ts V olum e I , I I , IV [M ]. B risto l, Eng land: H elm Info rm ation L td. , 1991.
[ 8 ] L athbu ry, Roger, ed. L itera ry M asterp ieces V olum e 1: T he G rea t Ga tsby [M ]. Farm ing ton H ills: T he Gale Group , 2000.
[ 9 ] L ow en thal, L eo. L itera tu re, P op u la r Cu ltu re, and S o2 ciety [M ]. Palo A lto, Califo rn ia: Pacific Book s, Pub2 lishers, 1968.
[ 10 ] N ash, Roderick, T he N ervous Genera tion: A m erican T houg h t, 191721930[M ]. Ch icago: R and M cN ally and Co. , 1970.
[ 11 ] 程锡麟. 虚构与现实: 20 世纪美国文学[M ]. 成都: 四 川人民出版社, 2001.
[ 12 ] 董小川. 20 世纪美国宗教与政治[M ]. 北京: 人民出版 社, 2002.
[ 13 ] 范岳译. 了不起的盖茨比[M ]. 沈阳: 辽宁人民出版社, 1983.
作者简介: 杜永新 (1963—) , 女, 山东鄄城人, 西安外 国语学院英文学院讲师, 研究方向为英美 问题及英美文学。
收稿日期 2002205212 责任编校 秦 岭
·75·




友情链接: